如果未来能拯救现在~《PK》出版之际作者访谈

如果未来能拯救现在~《PK》出版之际作者访谈

原文链接:
如果未来能拯救现在~《PK》出版之际作者访谈
 
转载自贴吧,译者:微博@千千緑葉。如需二次转载请自行联系

 
2012年2月,单行本《PK》出版发行之际,讲谈社月刊小册子「IN★POCKET」 上发表的作者访谈。
发现可以作为作者对这本书的的导读。
所以,看不懂这本书的,或者看完以后有不完全消化感的,或者已经答案在手的,
都来看看作者怎么说吧。
 

由此诞生的「PK」

 
——您能否具体谈谈「PK」的构思是怎样形成的?

伊坂:街头巷尾不是常有老伯们在象棋棋盘前跃马驱车吗。周围的人大概仅仅“啊,又开战了”地漠然围观一下,但是对战双方的老人,都肩负着一旦输了这盘棋,地球毁灭之灾即将降临的命运,在面临一场生死相关之搏······这样,是不是很牛(笑)!最初的构思就来自于此,即:决定地球命运的象棋之战。于是开始写,可是写来写去不满意。不过我还是想写肩负重大责任的人的故事,苦苦思索,终于想到足球赛踢点球的场面。

——「PK」中,危急关头伸手接住从高楼阳台跌落婴儿的那个男人,他的勇气给读者留下了深刻印象。您过去的作品《Fish Story》和《摩登时代》里也有登场人物在平凡日子里突然面临『勇气』的考验这种场面。

伊坂:“被考验的恐怖”在我心里从来没消失过,所以我对此经常思考。比如,面临决断的恐怖、自己的弱点被暴露的恐怖、等等。恰好当时我正在读阿德勒心理学的书[岸见一郎著·《アドラーに学ぶ 生きる勇気とは何か》](岸见一郎著·《阿德勒教你·什么是生存的勇气》),书中介绍了『怯懦会传染。 但是,勇气也会传染』这句话,我觉得它简单明了但是强劲有力。

——『勇气也会传染』,这句话听上去颇有点怪口号的味道,但实际上也是可能发生的,是吧。

伊坂:是哦。『勇气会传染』,不仅仅听上去很响亮,而且难得的是作为人的心理,实际上也是可行的。但是,短篇「PK」是以『勇气是会传染的』这句充满正能量的格言结束,我也担心会被读者误当作「阳光灿烂的故事」来全盘接受。在我自己看来,这篇小说描写的是,因为自己鼓足勇气所作的决定,结果招致灾害发生这种稍微带有黯淡色彩的故事,而不是单纯的皆大欢喜结局。我想,正是因为我发自内心地感觉到,此时此刻这个人作出这个决定是费尽全力思考才得出的,这一点是最重要的,所以才写出这样一个故事吧。
 

书名是这样决定的!

 
——单行本的书名定为《PK》的理由是什么呢?

伊坂:其实,我很犹豫要不要把书名定成《密使》 。我高中时候读过格雷厄姆·格林的小说《密使》(The Confidential Agent简体本《秘密使节》 ),就是因为书名太牛(笑),而且,《密使》这个名字是不是足够吸引人眼球啊(瞧我多么费尽心机)。不过,最后还是老老实实决定用《PK》作书名。它既是一个记号,而且, “大和抚子”(日本女足的爱称)不也是PK战取胜的吗!(笑)

——最初在文艺杂志《群像》杂志上刊登的「PK」、「超人」和最初刊登在SF杂志《NOVA》上的「密使」,我还以为这三篇是您作为三位一体的SF连作来构思的呢。

伊坂:这可能是因为改编成单行本发行时,我对这三篇都进行了不少改写以达到全体构造的协调。「PK」和「超人」这两篇可称为连作短篇,但SF杂志《NOVA》的约稿原本跟这两篇毫不相关。实话说,「PK」和「超人」也没打算合成书出版,当初觉得能够得到在《群像》杂志上尝试的机会就很有价值,目的也仅仅在此。不过,一旦「密使」写成,也感觉“这三篇合起来正好是<未来>的故事”。

(注:翻译到这里忍不住想插一句:文库本《PK》发行之际,文学评论家大森望在篇末解说里介绍:“PK首先是足球比赛的 PenaltyKick的意思,在本书第一篇中描写的PK,其成败决定世界杯出赛权,因此最大限的紧张感聚焦在这个PK上;另一篇「超人」中描写的PK判定,也有重要的含义。但同时,PK还是Psychokinesis的略语,即念力。「超人」和「密使」里面都有超能力者登场,因此“PK(PenaltyKick / Psychokinesis)一语双关,将三篇完美地串连起来。” 遗憾的是,简体版书名,将作者一片苦心化为◆★)
 

SF色彩最浓烈的「密使」

 
——「密使」可以说是时空旅行类作品,其中描写的世界,有与「PK」和「超人」重叠的部分。

伊坂:这篇描写的是能够通过对过去进行干涉来影响未来的世界。我喜欢的是那种带着某些偏移的重合,「PK」和「超人」不正好是这种类型吗!并不是完完全全的重合,却又含着某种关联。我在改稿时,想出个妙案,使这两篇与「密使」也恰到好处地重合上了

——「密使」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应该是“某个生物”的秘密吧!

伊坂:这一篇的来由是:首先,《NOVA》的编辑约我写一篇“与时间有关的SF”,于是我想出了3种文案。其中一个案是只有“某个生物”才能时间旅行。如果采用这个方案,单独这一点略显弱,因此我又加入了“时间扒手”这个环节。不过,《NOVA》的读者似乎都是些“SF狂”,这一点实在令我亚历山大,虽然这也是我的先入观,但还是忍不住担心读者会有怎样的反应。

——是指您印象中的SF爱好者对『世界设定』要求都很严格,是吗?

伊坂:我本人从性格上来说属于文科类,所以对那些计算啦量子力学之类的,毫不在意。不过我对虫类很感兴趣(笑),所以呢,就试着派个虫类来对付时空旅行这个难题。
 

细细品读才能领悟到的

 
——刚才谈到叙述者视角和作品的文体,我在读「超人」这篇时,就被您好好捉弄了一把:以主人公·预知未来者本田毬夫为视角人物的第三人称最后章节,我还以为会持续到最后一行,不料······

伊坂:在最后部分导入Superman视角,是我在这篇小说中首先最想尝试的。预言者也好,杀人也好,这些故事情节都是次要的,而随着摄像机镜头不断切换,欣赏视角的变化,是最重要的核心。尽管当时刊登后没有获得多少赞许(笑)。
另外,「超人」里面的三岛君和田中君,是我设计的「福尔摩斯与华生」、「御手洗洁与石冈君」组合。这个设定是出自“如果福尔摩斯家里,超人突然来访,那该多么令人心跳”这个构思。
 

我希望掀起一股热潮

 
——大地震过去一年了,您在仙台的生活现在安定下来了吗?

伊坂:是的。我刚刚得到「PK」和「超人」两篇在《群像》杂志上刊登的通知,就遭受了地震。震灾刚过之后我曾经相当消沉,但现在已经恢复得精神抖擞。精神好到什么程度呢,对了,我现在正极力想在仙台掀起一股“连城三纪彦热潮”运动(笑)。前不久在仙台的各书店巡回时,还不停地向书店店员们倾述。对我来说,作家连城三纪彦是一位大神,他最近的作品相当有趣,但好像不那么畅销,对此我感到非常遗憾,我感觉尤其是工薪阶层的读者一定会喜欢他的作品。

——“连城热潮”,大点赞!
那么最后,关于《PK》的封面,还有一个问题:多米诺骨牌摆成的图形,是欧盟的货币吧

伊坂:这秘密被你发现了(笑)。万一将来有一天发生欧元信用危机之际,追究其原因,就是被用在我这本的封面······这样的事可不是大祸临头吗!不过,你仔细看看,这些多米诺骨牌的结构,是不会彻底倒个稀里哗啦的(笑),大丈夫大丈夫!
绿色封面也很罕见吧,这么亮丽的颜色甚得我心!
 
(完)

 

译注:其中提到,坂神很喜欢读阿德勒心理学的书。2013年底出版的
《嫌われる勇気―――自己启発の源流「アドラー」の教え》
台版
简体中文版
 
发行数十万部,成为2014年自我启发类最畅销书No.1
 
台版腰封就是坂神的推荐文:
 
「这本书里,写有很多我至今为止在小说创作时思考的、想知道的东西。其中有很多叫我觉醒的语句,让我点头,令我折服,使我惊讶。而且,最重要的是,它作为一份读物,非常有趣。我不知不觉陷入那种纯粹地读小说的喜悦中,最后,莫名其妙地流泪了。」

分享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