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S之猿》伊坂幸太郎:写出「暴力」,是要唤起更多人思考(2013年8月)

原文链接:
《SOS之猿》伊坂幸太郎:写出「暴力」,是要唤起更多人思考 , from 「OKAPI阅读生活志」
作者:周若真
 
仅转载收录作为备份,如侵权请联系删除。

 
第一眼看见伊坂幸太郎,立刻就明白为什麽这位作家素有「认真好青年」的称号。2000年以《奥杜邦的祈祷》出道成为专职作家的伊坂,这次带著探讨「暴力是善还是恶?」的新作《SOS之猿》,首度踏上了台湾的土地。

「虽然自己这样说有点不好意思,但我真的是个很认真的人,」伊坂略带羞赧地说,从大学时代就热爱写作的他,曾透过抄写其他作家的作品来锻鍊文笔,「就像棒球选手每天都得进行枯燥而繁重的基本训练,我觉得写作好像也必须这样。」而抄写作品的练习,恰好反映出伊坂脚踏实地的个性。「不过,在大学时做的抄写练习,老实说没什麽意义;反而是在出道后,透过抄写别人的作品,我学到了不少运用文字的技巧。」

伊坂说,推理大师岛田庄司是让他燃起创作热情的最大原因,「推理小说很容易陷入刻板模式,但岛田老师的作品总能不落俗套、有出人意表的诡计,这是我最钦佩的。」过去,他曾试著模仿岛田庄司,刻意写个血腥杀人事件的故事,后来他发现,这样一点意思也没有;体悟到这一点之后,他开始思考该如何写出「只有自己能写」的作品,进而逐渐确立作品的风格。

当然,几乎所有梦想成为作家的人,起初都会以「获奖」为目标而写。「对我来说,获奖除了是一种肯定和鼓励,更大的意义是让我确定了自己做的事情没有错。」他现在回想起来,要是当初没有得奖,或许就不会辞掉工作,专职写作了。

刚出道时,伊坂会固定每天写四、五千字的稿子,这是他的自我要求。「但随著工作变多,再加上必须分配时间给家人,愈来愈无法达到这个目标了。」当创作遇到瓶颈,他习惯和编辑或家人讨论,即使对方没有提供什麽具体的建议,他通常也能在与人对话的过程中找到灵感。「不过,跟小孩玩的时候必须很专心,并没有办法从小孩身上得到灵感喔。」此时,伊坂扬起一个作为父亲的微笑。

热爱电影的伊坂,作品也经常被改编为电视剧或电影,如《死神的精确度》《Fish Story:庞克救地球》《重力小丑》等,他说,创作时并不会特别以「视觉」的角度来构思内容,「我经常为电影的某个瞬间感动,并想把那种感觉写出来。」问他最容易被什麽情节打动?他说,「我最喜欢的题材是男人之间的友情,那种『直到最后才知道原来自己一直信任的人,其实也信任著自己』是最令我感动的。」

书写推理小说,最需要严密的思虑,但也是会有「副作用」的。某一次深夜,伊坂听见隔壁夫妻在边吵架边摔东西之后,忽然静了下来,接著又传来水流声,他心想:「该不会发生杀人事件吧?可是如果报警,警察发现我家裡摆了那麽多跟杀人有关的推理小说和毒物资料,会不会怀疑我?」他为此担心不已,最后是妻子淡定的一句:「可是你没有动机啊。」才让他放下心来。

伊坂坦言,这种杞人忧天的个性,其实对创作有很大的影响。「因为我是个普通人,我所谓的『普通』并没有负面的意思,而是指没有经历过战争,或是大起大落的人生;对一个普通人来说,能刺激创作的原动力,就只剩下『恐惧』了。就当作我在代替大家担心吧。」

擅长故事设定、精确刻划人物性格的伊坂也透漏,写作时,他习惯先构思故事,再依故事所需安插适当的人物;而为了使角色更鲜明,才会再去思考细部人物设定。「但是除了《死神的精确度》之外,那是因为当时快要截稿了,所以只好先限定主角为『死神』,再设定他的特徵,例如喜欢音乐等等。」

对于在新书《SOS之猿》中所抛出的问题——「暴力是善还是恶?」他也坦率地说,「其实我也不知道答案。」人在看到强者欺负弱者的时候,势必会不由自主地感到忿忿不平,觉得不合理,「但是善恶到底该由谁决定呢?写出这些『暴力』,或许就能唤起更多人去思考。」

「也许,说故事就能拯救一个人。」是《SOS之猿》中的一句重要台词,伊坂自己也曾因为看完某个故事后,心中升起「书中主角都可以这样了,我也要更努力才行!」的念头;反之,面对读者表示因为读了他的作品而得到救赎,他则是害羞地说,「收到这种信的时候,我只敢眯著眼睛看,看完就赶快收起来。我会害怕因为救赎了别人,彷彿自己很了不起似的,这样不太好。」伊坂爱担心的个性,再度表露无遗。

分享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