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步文化专访伊坂幸太郎:我和我创造的小偷,拥有相同的乐趣(2019年4月)

原文链接:
专访伊坂幸太郎:我和我创造的小偷,拥有相同的乐趣 , from 「BIOS monthly」
 
仅转载收录作为备份,如侵权请联系删除。

 

大部分的读者,或许会从《死神的精准度》与《重力小丑》等作品来和伊坂幸太郎做第一次接触,但「伊坂流」的魅力,会在更深入阅读所有作品后更加发酵。自居推理小说家的他,笔下的世界充满奇幻荒诞的色彩,时常让人有破格之感,打开了以推理为主体、充满娱乐色彩的小说类型。他虽然也处理、延伸死亡,却能在其中创造一种疗癒与温暖,佐以大开脑洞的想像,创造出属于他的推理写作风格。

在专职写作前曾经是系统工程师的伊坂幸太郎,以《奥杜邦的祈祷》赢得广大注目,故事描写仙台外一个与世隔绝的「荻岛」,主角漫游般行走并与各式各样奇特的角色相遇,其中稻草人优午更让读者印象深刻。除此之外,伊坂故事中的「杀手」也是特别有趣的角色类型,不像福尔摩斯这样受作者栽培多年的「招牌角色」,《瓢虫》《蚱蜢》《螳螂》杀手三部曲当中有许多不同的杀手现身,延伸了杀手性格的多样化,并透过几乎是正方角色来「杀人」的这个动作,巧妙讨论善恶的各种面向。

伊坂至今出版超过三十部小说,另一个有趣的特点即是穿梭游走于不同短篇当中的「伊坂宇宙」,例如首次于《Fish Story-庞克救地球》登场的小偷黑泽,以小偷为正职、侦探为副业,这个盗亦有道的怪盗,在《Lush Life》、《重力小丑》、《献给折颈男的协奏曲》中也多次现身。而麻烦份子阵内,也在相隔十二年出版的《孩子们》与《潜水艇》当中出现,像是给书迷的彩蛋。

虽然以「娱乐」之姿和本格派推理做出极高的差异化,甚至偶尔会得到「中二」的评价,总是发散着热血与和平的伊坂,笔下故事却有着丰富关怀的内核。像是《魔王》触及政府组织议题及法西斯主义的蔓延,《不然你搬去火星啊》甚至背景设定日本以警察制度,进行恐怖统治等等,不难窥见他以奇幻想像处理现实题材的功力。

小说家自陈不擅写散文,但这段时间以来居然还是硬着头皮挑战了各种邀稿,累积成杂文集《没关係,是伊坂啊!他的3652日》,除了与小说气脉相承的诙谐与傻气,在里头还可以找到各种伊坂宇宙的小线索。藉着这个「坦露自我」的机会,独步文化跨海专访伊坂幸太郎,来一场难得的机智问答(?)

 

1、谢谢您在书中一次又一次的解决陷入某种困境的我们,如果您陷入困境,您通常都如何突破呢?您最希望书中的哪位角色来解救您呢?

A:虽然我没有自信突破困难,但总之做到自己能做的。若还是无法解决,那我会想找个地方静静生活,等待困难远去,或者渐渐没这么大的影响。而在我故事中登场的好人不多,我应该不会请他们帮助。若真要说,由于稻草人优午可以知道未来,我想求助于他。
 

2、伊坂老师这 10 多年来的创作题材非常广泛,想请问伊坂老师有没有写作生涯中很想尝试但从未试过的题材或写作方式?未来是否有机会出现?在所有的作品中最想写哪部作品的续集呢?会想写发生在日本之外的故事吗?除了当作家还想做做看什么?

A:我一直都在书写自己想写的故事,不太会有什么想尝试的新题材。不过,我对那种「外星人攻打过来了!」的老派雄壮娱乐故事满有兴趣的。

我对续作不太有兴趣,不过满想读读看以在《瓢虫》中出现的「蜜柑」和「柠檬」为主角的长篇(严格来说不是续作,而是前传)故事。

我没意愿写日本外的故事,现阶段也没打算写。除了作家外想做的事,一下子想不到呢。
 

3、伊坂老师住在仙台,也曾说很喜欢仙台这座城市,因此以自己熟悉的仙台作为绝大部分的故事背景,但也有以横滨为背景的《天才抢匪》系列。想请问伊坂老师如果除了仙台与于横滨以外,有没有其他想作为故事背景的城市?就伊坂老师的观察,住在仙台的人有什么特征吗?

A:我原本就不太习惯旅行,不熟悉其他地方的风土文化。不过还是会想把拜访过的城镇中,让我留下良好印象的地方写下来。例如金泽或广岛,我对京都也满好奇的。只是能写的内容或许大同小异。还有,不同城镇中有不大一样的日常语言,这点确实会让我有些烦恼。
 

4、伊坂老师在 2013 年在台湾的座谈会曾提到自己最喜欢的角色是黑泽,其次是《孩子们》的阵内。想请问伊坂老师未来有机会出现这两位同时现身的作品吗?

A:让两人在同一部作品(!)登场(!)我从没想过这件事呢。或许会有意料之外、可以将这两个人连结起来的角色存在,很难说不会有这种可能性。不过若没想到适合的故事,应该就无法动笔。
 

5、老师笔下的众多人物,却都有各自鲜明的人物性格,各个作品反覆阅读之后一点也不会搞混。想请问老师写作时如何做角色设定?还是一有故事的架构概念时,角色就会自己发声、展露性格呢?

A:基本上我不会思考角色设定之类的事。在《蚱蜢》或《瓢虫》等作品中,我有思考过各个杀手的特征,除此之外,大多是边写边想,写着写着便会逐渐成形。
 

6、想请问老师遇到休假中的千叶,想带他去哪里或是跟他一起做些什么呢?如果要设计仙台一日散步行程,伊坂老师会推荐在哪个区域散步?

A:休假中的千叶──这个设定满有意思的。但就算他在休假,我也不想见他,要是真的碰面了该怎么办。毕竟不知道要跟他聊什么,大概只能一起去钓鱼场消磨时间。
 

7、从《魔王》至今,您觉得社会是朝着更好还是更坏的地方发展呢?

A:虽然我没认真思考过,但我觉得并没往我担心的糟糕方向发展。我原本就容易担心各式各样的事情,对许多事都怀有不安的情绪。当然,我认为现况也许有好转之处,但同样案件或问题重复发生时,有些部分确实改善了,有些部分却丝毫没改进。我想,今后这个状况也会一直持续下去吧。
 

8、媒体对社会大众的影响已经越来越严重,面对如今媒体为了特定集团或利益而带风向的情况,请问您怎么看呢?

A:虽然不太能回答得很好,但我个人对这类状况怀抱的恐惧之情,应该有反映在写出来的作品中。今后也会朝着这个方向持续写作。
 

9、请问伊坂老师喜欢鲍勃·迪伦哪些歌曲,对鲍勃·迪伦作品的看法为何?鲍勃·迪伦被诺贝尔奖委员会认为是现代的吟游诗人,请问伊坂老师对于这件事有何想法?

A:其实我不太熟悉鲍勃·迪伦,但我觉得〈All I Really Want to Do〉很可爱。副歌中「All I really want to do Is, baby, be friends with you」这段歌词虽然让人害羞,不过写得很好。原来他被认为是「现代的吟游诗人」啊?我这个人很单纯,听到这种说法就会敬佩地想「原来如此,是这样啊!」但或许这样的称号对鲍勃·迪伦本人来说不怎么重要吧。
 

10、黑泽作为一位冷静、机智、有原则且注重美感的小偷(与侦探),是个十分有魅力的角色,并一直在不同作品的不同短篇中活跃着,今后是否有以黑泽为主角的长篇写作计画呢?

A:黑泽真的很好呢。我觉得在创作及阅读小说时体会到的众多乐趣,其实黑泽也都拥有。所以,尽管有很高的意愿写长篇,但也担心除了书迷外的人不会有太大的兴趣,因而迟迟无法动笔。

 
(完)

分享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