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方丁x伊坂幸太郎-只有小说能办到的事(2010年8月)

原文链接:
[冲方丁x伊坂幸太郎]只有小说能办到的事(2010年8月18日,节选),from 「新浪博客」
翻译:ゼロ番の子供
 
仅转载收录作为备份,如侵权请联系删除。

 
作为伊坂氏的长篇小说《瓢虫》(引进版中文名为《杀手界·疾风号》)发行纪念,本次谈话得以实现,并刊登在《书的旅人》2010年10月号上。自2004年河北新报的谈话企划见过面之后,这是两人久违六年的重聚。

另,为了收录成书,本篇在《书的旅人》刊登版的基础上进行了大幅修改。
 

一个晚上就散布了一万两千次谩骂

 
冲方:说起来伊坂先生是怎么写小说的呢?

伊坂:我也想问问冲方先生的写作方法。写大纲(plot)吗?特别是轻小说《特甲少女》系列,同时在写两个故事。很好奇是怎么做的。

冲方:会先写大纲。尤其是关于《特甲少女》系列,在我心里,是打算要训练写大纲而开始写的系列,所以首先决定了登场人物要是普通的三倍。在B4的方格绘图纸上列出事件,连起线,从时间上把它们全部对起来。主要的台词也写进那上面。带上写大纲的习惯,是从参加了漫画和动画工作之后的事。因为必须和直接见不了面的几十名Staff共享信息。

伊坂:我不怎么写大纲,而是像黏土手工一样,边改变形状边做下去。加上一块,拿掉一块。做不下去了的话就捣烂重做。

冲方:重头开始重写吗?

伊坂:也有会重头开始写的时候。我总觉得不喜欢写大纲。会厌烦吧。《瓢虫》是一个极端,最开始的100页,从东京到上野,是想好了开始写的。之后到了上野,下一步该怎么办,再另外思考。

(译注:《瓢虫》的舞台,是从东京一路北上、开往盛岗的“疾风号”新干线列车。)

冲方:只考虑设定,怎么展开之后再考虑,这种方法和漫画连载挺像。

伊坂:冲方先生是一开始就决定好了故事展开的吧。《天地明察》也是这样吗?

冲方:《天地明察》也有大纲,但和往常不同的是,在连载过程中发现了新的资料后,就不得不改动了。我本打算将阿延这位女性设定为春海的妻子、而让她在第一话登场,但之后发现了涩川春海的家系图。上面写着“前妻、后妻”,“糟了”,我一下子就着急了(笑)。后来,在连载到第三回时,先让阿延退场,再让“阿琴”作为前妻登场。多亏了这一出,有了实时感(笑)。

伊坂:但写《天地明察》这样的时代小说时,不害怕吗?归根结底,所谓历史事实,是有不可动摇之处的吧。对于那些事实,“这里描写得不对”,这样的批评会从四面八方涌出来,不是吗。

冲方:写我必须写的涩川春海,为这个目的服务的材料总之是收集好了。而且,互相矛盾的学说也一抓一大把。最麻烦的,是当时的资料。春海的弟子写的东西,简直处于崇拜的风口。

伊坂:是吗。

冲方:万岁、万岁、万岁。只写了这些。“七岁时,醒悟了改历……”,我说,这完全没可能吧!(笑)

伊坂:但是,说老实话,我觉得历史小说,要虚构的话什么都有可能。所以,虽然作为读者完全并不介意,但介意的人似乎也有吧。专家啊,历史迷啊。这些人会对作品吐槽,对此没什么恐惧心理吗。

冲方:不,已经有这样的批评了,要来就来吧。

伊坂:我自己的确是杞人忧天型的,被读者说了些什么,就会瑟瑟发抖。从这一点上说,冲方先生真的很顽强啊。

冲方:对被批评一事,完全不关心。

伊坂:这,太厉害了。

冲方:曾有一次猛烈地被这样批评过的经验。参加《苍穹之法芙娜》这个动画时,一个晚上在2ch的讨论串就重开了十二回(笑)。一晚上整个网上就骂了一万两千次。

(译注:2ch每个讨论串的上限为1,000篇发言。)

伊坂:为什么会这样?

冲方:第一话播出时,有各种各样一些问题。之后,换了脚本家,嘛,虽然有很多内情。看到网上骂声连天的样子,不如说反而变得无所谓了。因为我明白到了那时候【过节一样的感觉】,“说这些家伙的坏话挺愉快的啊!大家一块儿说啊!”,这种感觉。

伊坂:原来如此。依我看来,我觉得您在首次写时代小说时,已经有了相当的觉悟了吧。

冲方:已经觉悟过一次了,而且不管怎样,我想第一次挑战没理由不会失败的。外人要是吐槽了,那就把它当成有意义的信息,也就这样吧。因为,首先必须看清楚自己能做到什么程度。

 

“小说不会被扼杀了吗”这种危机感

 
伊坂:关于故事的分量,是一开始就决定好了会写这么多的吗。

冲方:不,一方面也因为是首部时代小说,一开始就超过页数了。说好的是原稿用纸100页,结果变成了250页(笑)。

伊坂:从责任编辑那里听说“冲方先生,大抵页数都会超过约定”,我就说“那么下次,一开始就说‘写3页’不就好了嘛”(笑)。

冲方:我也想向没读过时代小说的、我这辈的读者传达信息,但写细了的话,信息量就会增加。

伊坂:要向读者亲切地写到何种地步是永远的课题啊。写太多了也是停滞的原因。对我来说,描写停滞了的部分、乏味的部分,意外地能感觉到欣喜,但在读者看来就是一句“无聊”,十分矛盾。

冲方:怎样才能写出漫无目的的描写也能让人读下去的文章呢。想再多学学料理的方法啊。隔了许久,重读斯蒂芬·金的《图书馆警察》,光描写图书馆就花了五六页,那种挺有意思的。又想到“你这家伙!”了(笑)。

伊坂:明明什么都没发生,只有说明也很有趣,我觉得这是小说的其中一个理想。仔细读的话会有意思,但只是草草看过的话可能就会无聊。怎么样才能吸引读者读进去呢。我想这是一场战斗。

但是,冲方先生,现在非常非常忙吧?《光圀传》没问题吗?

冲方:没问题才怪(笑)。书店大奖获奖定了以后,采访的请求就铺天盖地地来了,不知不觉已经接了超过二百二十件。因为这个,最初原定的日程已经晚了八个月,我正在想还是家里蹲着好了。

伊坂:“《光圀传》,今年夏天开始连载!”到处都写着不是嘛。《天地明察》的书腰上也写着,轻小说的书腰上也印着。那些会给自己带来压迫感吗?

冲方:不,有压迫感的是编辑(笑)。原本是他最开始说“水户光圀,不错啊”“写写吧”。

伊坂:光圀在《天地明察》里,写得他的为人非常不错啊。

冲方:但那是因为他是配角,所以很显眼。

伊坂:原来如此。的确,这一点分析很犀利。在《天地明察》中登场的光圀非常耀眼,但拿他当主人公的话会怎样呢……。

冲方:已经不换个写法不行了。一味向人展示那样的侧面,是成不了故事的。

伊坂:不过,听你这么说我稍微安心了一点。如果冲方先生有一种“照那个性格写绰绰有余”的感觉的话,我反而可能会不安(笑)。在这一点上有自觉吧。说真的,光圀在《天地明察》中登场一事我也深受震撼,但拿他当主人公时,如果不自觉地写下去的话,我想也有失败的可能。失败了才好,我有这种邪恶的念头(笑)。

冲方:若是短篇的话,可以做到。但要连续地描写他的生涯的话,人只靠一个侧面不算是活着吧。

伊坂:仅凭那样的一面去编故事是相当困难的。那么,现在正在阅览光圀的资料吗?

冲方:是的。但是,的确没想到《天地明察》会占去我这么多时间,后面的工作也排满了。今年秋天《Mardock Scramble》的剧场动画将上映,配合这个时间,正在将10年前写的原作小说做全面的修改。

伊坂:真的是从头开始改?

冲方:是的。一行不留地全部重写。

伊坂:说实话,我瞥见了新书介绍的说明上写了什么(译注:指“一行不留,全部修订”)。那时候——虽然话不好听——觉得“这人是笨蛋吗?”(笑)。明明异常地忙碌,这人不是笨蛋是什么。

冲方:我也不想写的(笑)。但觉得那是一种礼貌,以及电影版和漫画版(译注:大今良时执笔)的成品素质很高,觉得“这样下去的话原作小说就会输了”。最近,我心底一直在想的是“小说才不是给漫画动画提供原作的‘肥料’呢”。正因为一直很尊重他们的工作,和他们一起一路工作过来,也因此有一种矛盾的心情。但另一方面,也有“小说才有趣啊、有可能性啊”这种想法,所以才出了修订版。

伊坂:修订的工作,是什么时候做的?

冲方:现在正在写呢。

伊坂:呃。不是去年什么做的工作啊。在这个最忙碌的节骨眼上,决定好了要做是吗。

冲方:决定好了。

伊坂:真厉害啊。《光圀传》,不写都行了(笑)。已经都这么地拼命了。说真的,我觉得不写都行。

冲方:但再有一周左右就能修订完了,已经到了这一步了。

伊坂:这份热忱太厉害了。像冲方先生刚才说的那样,小说很快改编成了电影、漫画,的确现在有这种倾向。但我基本上,只对小说感兴趣。

冲方:我最近也只对小说感兴趣,但其他媒体里能做的事增加了很多,这一点不先直接认识到的话,“小说不会被扼杀了吗”的这种危机感会很强。而轻小说正是处于这种状态,也有人跟我说“去写能卖动画的原作”。对小说变成附庸的这种状态,害怕得不行。

伊坂:感觉很孤独。看完了电影就像读完了原作小说,我也不希望变成这样。

冲方:在我心目中,如果跟我说“影像化很困难”,我会在心里偷笑。

伊坂:对对!“对吧——?”会有这样的感觉。

冲方:《天地明察》也被认为是“不适合影像化”。但偷笑了之后,还是跟对方说了“呃,那就拜托了”(笑)。

伊坂:被认为是“不适合”是吗。

冲方:好几个人这样跟我说过了。

伊坂:可能的确是这样。以小说来看比较有趣吧。

冲方:因为没有从前的历史剧里固定会有的“坏人”,而且不知道在画面上要如何实现才好,有人跟我这么说过。

但接触过其他的媒体后,“还有着只有小说才能办到的事,而且今后还会增多的”,你不会确信这一点吗?拿《蚱蜢》(译注:伊坂幸太郎著,《瓢虫》的前篇。引进版中文名为《杀手界》)来说,主人公的仇人突然就被车轧死了。读到这里时,浮现的是电影《第六感生死缘》里主演的布拉德·皮特死去的场景。在一开头,皮特突然被车撞飞,然后又被从反方向驶来的车撞了一次,做了个两周半跳(笑)。这是电影独有的“画面”所具有的畅快感。但在《蚱蜢》里,刚以为要开始复仇剧了,仇家却被撞死了;而且还知道杀了这个仇人的人,被称作“列车助推手”(译注:日本特有的一种职业,负责在早晚高峰时将乘客推进列车车厢)——这种剧情展开的速度感非常出众,我觉得这是只有小说才能做到的。

伊坂:发售之后因为口碑不好而懊丧的时候,真想听到这番感想啊(笑)。但对于小说逐渐被消费的倾向,我也感觉到了危机感。怎么想办法去做只有小说才能做到的事呢。虽然很困难,但我想努力下去。

(完)

分享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