袭向伊坂幸太郎の40个问题

袭向伊坂幸太郎の40个问题

原文链接:
袭向☆伊坂幸太郎☆的40个问题
 
转载自贴吧,译者:微博@千千緑葉。如需二次转载请自行联系

 

 
《揭秘伊坂幸太郎の心理测验》一同
刊登于《小说 野性时代》vol.84 ( 2010年11月刊 )

 
向伊坂幸太郎发起40个问题
 
八位人物,每人出5题。
 
这八位是(按50音顺序排列):
 
饴村 行  作家
ゲッツ板谷 撰稿人
雫井 修介 作家
岛本 理生 作家
辻村 深月 作家
中村 义洋 电影导演
东野 圭吾 作家
梦枕 獏 作家
 
提问者和回答者,一问一答,毫不留情,双方都使出全身力量的40连击——

 

饴村 行(作家) 提问

Q1:我大学时代曾经在轻音乐部演奏贝斯,但因为不SLAP弹法、被称作“インチキベーシスト(假贝斯手)”,略称“インベー”。
请问伊坂さん有什么擅长的乐器吗?

:インベー!!好称呼!是从インベーダー(Invader)来的吧,绝对是。其实我是音痴,缺乏节奏感。乐器弹过吉他,估计我的糟水平应该是毁灭级的。小学时代演奏竖笛,手指都会抖个不停。可惜那个颤抖没能升华为一种新型演奏法。

 
Q2:我十八岁那年,曾经摔倒时鼻子下面的人中被划开,而且因为当时醉着,麻药也不见效,活生生地被缝了五针,痛哭了。
伊坂さん有什么剧痛体验来分享吗?

:回想起来似乎没有受过什么大伤。只是,中学时把左手腕摔骨折了,回到家告诉母亲,她说“涂一点药就会好”,于是真的涂了药以后白白放置了十分钟,那十分钟真是疼的要命。

 
Q3:大学时代,仅仅因为我长得像 Child’s Play主人公的脸,就被取了外号“チャッキ”。
伊坂さん至今为止有被取过什么外号吗?

:我的外号从小学2年级到高三为止都叫“ピップ”,到后期升级为“ピッピ(PiPPi)”了。起因是我喜欢模仿ピップエレキバン(活血膏药)的广告。但每次听见这个外号不明就里的人都问我:“是不是因为你拿膏药到学校到处贴?”“你爸爸是ピップエレキバン的老板吗?”

 
Q4:我这个人最憷狗。不是讨厌,是害怕。而且我的恐怖似乎被狗闻到了,经常有明明前一瞬间还在快乐地甩着尾巴的狗,一看见我就会疯狂大叫。
伊坂さん有没有什么难对付的生物?

:最怕的是多足虫类。虽然明白不能“以貌取人”,但还是忍不住凭外表来判断。

 
Q5:我在小学五年级的暑假,看了一部电影「戦争のはらわた」(Cross of Iron),超级感动,以至于当班主任老师问我们将来的志向时,我当场回答“我想当被机关枪杀死的德国兵”,于是被老师打电话到家里来汇报。
伊坂さん孩提时候的梦想是什么?

:饴村さん的梦想太有趣了,相比之下,我的梦想太平凡了,都不好意思说:
我的梦想是开书店。

 

雫井 修介(作家) 提问

Q11:请问你的构思多在什么时候形成的?如果有收集素材的好办法,请一定传授给我。(以前,我有过在睡梦中想到一个好构思,心想「哦,这个内容不错,很有点伊坂味道!」没想到一醒过来,就忘得一干二净。)

:前段时间为止,经常有听着随身听,会突然灵光一闪的时候。但最近更多的是,跟编辑商量的过程中,脑海中会有条理清晰,冒出灵感来。所以,非常抱歉的是,为了整理思路,经常麻烦编辑亲自到仙台来。
雫井さん、还是请先把你梦里那个「有伊坂味道」的构思,给我吧!

 
Q12:请问你的作品标题大多是怎么决定的?你的作品中最中意的书名是哪部作品?

A: 我感觉执笔前如果不事先想好标题,就没法开始写。我的书名,像《Lush Life》,《Golden Slumber》,《Modern Times》等,借用既存作品名的也不少,非常抱歉,我很中意《末日之愚者》 , 《SOS之猿》这些。

 
Q13:请问你至今为止最不容易写成的作品是哪一部?反过来,如果有轻易就完成的,或者创作中有乐趣的作品,也请告知。

A: 或许我现在执笔中的长篇,是写的最艰难的。我从去年就开始写了,改了好多次,一点也没有进展。故事概要早就定下来了,但写得就是不满意,我甚至担心能不能完成它。
要说创作时有乐趣的作品,······老实说,我没有印象。一定要举例的话,记忆中《死神的精确度》和《孩子们》有一些乐趣。

 
Q14:请问你登上文坛之后最高兴,最惊喜的事情是什么?

: 我以为绝对不可能相见的斉藤和义さん、不但跟他见面了,还能跟他一起创作。

 
Q15:平常在保健方面你是怎样留意的?

: 尽量不吃零食。虽然经常做不到······还有,最近打算每年做一次全面健康检查。

 

岛本理生(作家) 提问

Q16:最近让你注目的乐队或歌手是?

:不算最近吧,Analogfish真的很棒。其他的,是很引人注目的乐队,不必我在这里多夸奖,我很期待OKAMOTO’S,andymori的新曲。

 
Q17:如果像《末日之愚者》那样,三年之后地球将灭亡,你的人生计划是?

: 大概我很难平静,最初一年可能会因恐怖而缩成一团,剩下的时间尽量跟家人一起度过。

 
Q18:对伊坂さん来说,编辑是怎样一种存在?另外,与你出道当初相比,这种印象有变化吗?

: 用棒球来比喻,我好比是投手,编辑就是捕手。为了共同对付击球者,捕手在本垒板的对面琢磨配球,并给我暗示。而且,有时他会跑到投手区来,安慰我“别在意”。编辑就是这样一种存在吧。不过那只球,是从我内部沸腾的资源中酝酿而来的。初登文坛时,伴随我的编辑是大声吼叫:“好球!对方绝对打不着!”,去因为不服判定去顶撞裁判,即使被罚下场也不屈服的热血担当者;现在担当的编辑也增加了,印象也因人而异。

 
Q19:如果令郎向你透露,“我想当作家”,那你怎么对待呢?

: 我会对他说“先把你写的东西给我看看”,我再判断他是否有这个才能。我想应该这样做。不过,我在育儿过程中才明白的是:当父母的真的很容易对自己孩子变得盲目,或许一时冲动会说出“是吗,爸爸为你加油噢!”这样天真的话,就可怕了。

 
Q20:假设你为第一次来仙台的游客作“一日游”的向导。应该到哪里去,吃什么呢?

: 这是个大难题!说实话,仙台这地方适合居住生活,但观光景点却不多。首先,我会去我自己很喜欢的松岛和瑞巌寺(不过,那里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欅树成行的定禅寺大道,我也很喜欢,那儿也不错(那里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食品的话,牛舌味道很好,枝豆馅麻薯也推荐尝一尝。

 

辻村深月(作家) 提问

Q21:漫画、电、与漫画的衔接、音乐的节录、等等,伊坂作品给人超越媒体的印象。请问有你想改写成小说的电影或漫画作品吗?

: 前段时间我跟孩子一起看的「假面骑士W」,是我喜欢的那种好搭档类型,作品非常棒,所以我也曾想过:这个要是我来写成小说,该怎么写好呢?不过即使有人真的命令“你把它改写成小说”,也是难以完成的。
其他还有,像电影「渔王( TheFisher King)」、「不死劫(Unbreakable)」、以及最近的「第九区(District 9)」,这样的作品,如果我先写成了小说,该多好啊。

 
Q22:从你的作品中,能感觉到拥有非强大意志的登场人物的影响力。这种意志假设把他称作「神」的话,请问伊坂さん相信神吗?这位神明是温和可亲,还是性格严厉呢?

: 实际上,我没有感觉过这种存在。也从来没有体验过「登场人物自动地行动起来」这种事,我感觉到的是他们在依靠人力(?)努力着。但世界上也有被选为“小说之神”的作家,这种人太令人羡慕了。

 
Q23:在我读《末日之愚者》时,就想问你这个问题:你最后的晚餐想吃什么?

:我对食物没有什么特别嗜好,所以面对这个问题可能反而很难决定。不过我特别喜欢可乐,可能会大喝可乐吧。

 
Q24:不管有没有触犯法律,或者可以当作一个特别的假设:你至今为止作过最大的恶作剧是什么?

: 好像我没有做过什么可以值得特书一笔的恶作剧。

 
Q25:藤子・F・不二雄氏的作品《多啦A梦》里面出现的秘密道具,请选2个你想要的。

:首先想要『杂志制造机』!我想用它试一试:手冢治虫大师按照《AKIRA》的情节,会制作成什么样的作品。
另一个是『遗失物索取机』,不好意思,顾名思义,我老是弄丢东西,有这件宝贝就放心了。

 

中村义洋(电影导演) 提问

Q26:如果面临「五年内不许写小说」,你怎么办?(条件是必须挣钱)

:我是否有这份才能暂且不提,我希望能替中村导演策划电影的原案。我们一起来制作厉害的作品(非常抱歉,很抽象),让观众们惊得无言以对(用了个老套词,不好意思)!

 
Q27:如果必须当一次演员,你希望演什么角色?

: 不清楚是什么角色,既然要干,就让我潇洒地大喊一声「变身!」

 
Q28:如果必须当一次导演,而且必须把你自己的作品搬上荧幕,你选哪一部作品(包括重拍)?

:记得曾经有一次,我考虑如果把《魔王》改编成电影的话怎么改,想出了一个好主意,所以我选《魔王》。不过,我那个好主意,现在忘记了。

 
Q29:如果你被强制命令从仙台搬走,东京近郊以外的地方,你选择住在哪里?(海外亦可)

:强制搬迁!好恐怖!!我从小就有这个印象:瑞士=中立国=平和(实际上可能不完全对),所以就去瑞士吧。

 
Q30:你喜欢的战国时代武士是谁?

:这问题来得好突然(笑)。这个,每个人都必须有一个喜欢的战国武士吗?不好意思,我对他们一点也不熟悉。嗯,十勇士挺有魅力的,就选真田幸村吧。

 

东野圭吾(作家) 提问

Q31:听说你利用咖啡店创作。你不觉得被别人盯着不自在吗?
如果换成我的话,为了不暴露自己文思枯竭,一定会装摸作样地猛敲键盘,结果肯定一点也无法集中。

:我想,可能是周围的人不太注意我的缘故,我好像并不在意(也许因为我近视所以看不见周围吧)。有时候也有读者会过来跟我打招呼,让我吓一跳。而且,偏偏这种时候,我都是在看漫画。一被问到“你在工作吧?”我就很难为情。我想,读漫画的时候,手上应该握一支红笔。

 
Q32:你在作品被影视化的时候,会提什么条件呢?我的主张是,我的小说的世界观和主题一定不能改。

:“如果改编的电影能成为杰作的话,随你怎么改!”这种心情虽然也很强烈,可一旦面临改编,还是会忍不住多嘴多舌。也许,正如东野さん所写的,我也不愿意改变作品的世界观。另外,我不喜欢电影独白,所以希望尽量不要独白。

 
Q33:你的作品很多都是以仙台为背景,不会因此为难吗?假如有「这回用仙台就不太妙」的情况,是什么场合?

:比如不得不让大明星或者政治家在作品中登场的时候,他们住在仙台的可能性就小多了,因此不得不把背景移到东京去。

 
Q34:你用的是笔名,好羡慕啊。我最近后悔没有用笔名。用实名会有很多麻烦。
我想问问你,你有没有后悔不用实名的时候?

:我深刻体会到,幸亏没有用实名。我从来没有想过”用实名就好了“。不过,跟这个话题无关,听到东野さん在工作方面感叹“怎么怎么样就好了”、“有很多麻烦”,我发现自己内心在偷偷地高兴:“太棒了!好极了!”(笑)

 
Q35:给作品中的人物命名,是一件费心的事。你有没有中意的名字?
我自己的作品中,最满意的是《白夜行》中的桐原亮司和唐沢雪穂。

:作品的人名的确是很关键的要素,重要人物的名字定不下来,我会消沉得好几天都写不下去。
我喜欢《金色梦乡》里的青柳雅春这个名字,当初本来是另一个中篇的配角用的,突然觉得这个名字应该配给长篇的主人公,于是改过来了。
我听人说过,“本来想在儿子的名字里用上「森」这个字的”,觉得有意思,就想了个“森田森吾”。这个名字也是我很中意的。
 

(未完待续) Q6-Q10,Q36-Q40 原帖吞楼失踪待补充

分享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