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新星出版社伊坂幸太郎活动回顾:谢谢温柔的读者

2016年新星出版社伊坂幸太郎活动回顾:谢谢温柔的读者

原文链接:
2016 新星出版社伊坂幸太郎活动回顾:谢谢温柔的读者们
 
转载自新星出版社公众号,如需二次转载请自行联系原作者。

 
先说点题外话吧。

首先鞠躬感谢大家,到场的,未到场的,因为你们,这次活动非常成功。

第一天责编和翻译(吕灵芝老师在这次活动中成功圈粉上百人)去接机,飞机毫不意外地晚点了,她俩的紧张情绪基本上在机场闲着的两个多小时里被磨光了,见到伊坂老师之后就愉快地跟他合影了起来,然后……就把他带迷路了。迷路之后,这位兢兢业业的仙台人提出要去外滩和东方明珠,可是由于时间的限制,兴奋的仙台人只好乖乖跟着大家去吃晚餐。据说在餐桌上,对本帮菜感到新奇的仙台人还一定要把(一戳就碎)的香干马兰头握在手里当成饭团吃……

与此同时,大部分工作人员已经到了晚上活动的现场,调试设备、发放福袋、拍照、紧张。刚忙完告一段落,大家安心地啃起面包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拿出来一看,是责编打来的。

“那个,你们那边情况怎么样?”

“不错啊,都布置好了。”

“好哒,我们快到啦!”

啥?!比约好的时间早了半个小时,我和装帧设计师赶紧跑下楼去接人,远远地看到面包车开过来的时候,整个人都有了一种“完蛋了”的心情。果不其然,看到从车上走下来的伊坂老师,我们两个立刻扭头哭了起来。事先早就说好的,工作人员要拿出工作人员的态度,我们可是专业的,见到就哭像什么话。无奈真的见到之后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感情。要说从中得出了什么经验教训,就是如果真的喜欢,就真的不要当工作人员,会失控。

据说,这位老实的仙台人在去活动的路上一直紧张过头,问出了很多奇怪的问题:“万一提问的人说不喜欢我的书可怎么办?”“万一问他们喜欢什么书,他们答出了其他作者的作品岂不是会谜之尴尬……”到最后,责编只好摊着手翻白眼了。而第一天活动顺利结束的时候,能感觉到伊坂老师整个人都放松下来了。这也多亏了到场的温柔的读者们。

第二天签售井然有序,就是伊坂老师在签售开始前走出去看到那么多人差点晕倒(夸张),签售的时候,不断能听到拿到签名的粉丝们压低了声音的咆哮,还有好几次我都以为有人从楼梯上摔倒,其实只是大家太过激动了。我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哭了,还有人在楼梯间大喊“我刚刚紧张得没跟他说我爱他啊!”嗯,你们的心情我都懂。对了,大家还记得给你们盖章的那位吗,他不是普通的工作人员,是伊坂老师的责任编辑哦,盖了上千个章的他晚上吃饭的时候手都在抖了。

最后一天活动结束以后,因为担心第二天的台风,伊坂老师和日方工作人员改签当晚的飞机回了日本。送他们上车之后看到街对面还有一排读者也在用力挥着手,当时的感觉是这不是再见,大家一定会再相逢。

晚上回去刷微博,看到很多人说这几天的活动像梦一样。毕竟,对于喜欢了他很多年的我们来说,光是有机会见到面就已经是完成了一项重大的愿望。我觉得,梦想是甜的,同时它也蜇人。它带来的欣喜和痛感加在一起才能旷日持久,让你能牢牢记住它。这次大家的笑声和眼泪,相信都不会被轻易忘记吧。

🤘🏿

“我不是推理作家”VIP场

8.19 - JIC建投书店

Q:如果我们要去仙台旅游,伊坂老师有没有酒馆可以推荐?

A:因为我不怎么喝酒,所以对酒不是很熟,不怎么去。但是,牛舌在仙台还是非常有名的,无论去哪家店都请放心,大家可以去试一下。

Q:(朗读一封表白信。大意是非常喜欢伊坂老师,还特别用密封套包好伊坂老师的书,想要让一百年后的人也能看到,让他们知道,我能比他们早一百年看到伊坂先生的作品是一件多幸运的事情。)

A:感谢你写了这么长的信。啊……我实在是感动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嗯……要是过了一百年还有人来看我的故事,哇,也太厉害了吧。这件事太厉害了,我不知道能不能写出来……不过希望我能够写出这样好的故事来。

Q:我特别喜欢《摩登时代》,里面写到一个作家,那个作家说过“我之前希望我的小说被很多很多人读到,因为这个我就开始写浅显的、让大家都懂的东西,但是我现在发现,我的小说,我写出来的东西,有一个人懂就足够了。”我自己也是写东西的,所以我想知道这是老师自己的想法吗?这样的想法是好的吗?因为同一本作品里面还有一个逃去深山的漫画家,那个漫画家也说“我的漫画有一个读者就足够了。”老师是这样想的吗?被一个读者喜欢就足够了吗?

A:我其实在创作的时候一直都有一种不安的感觉,担心自己写的这个故事会不会只有我才能100%的理解它,所以同时,我会产生“哪怕是有一个人理解我的故事那也挺好”这样的想法。

Q:我在读书的时候经常碰到一个问题,就是当我读完一本小说,比如说《死神的精确度》,看完的那一刻可能很感动,对生活充满希望,但之后就会发现,我根本改变不了生活中的任何事情,反而会陷入一种更深的绝望之中。您认为该如何处理这种困境?

A:其实我也经常会这样,所以我只能陪着你一起烦恼了。平时我看一些电影和书的时候,看完那一瞬间也是觉得——啊,明天又可以加油了,又可以去对抗这个世界了!结果到了第二天发现不是这样子。我也没办法……只能就是跟大家一样这么过下去了。不然……能怎么样呢?

Q:如果能够活在您的一部作品里面的话,伊坂先生最希望活在哪一部里呢?

A:我胆子比较小,还是《一首小夜曲》就好了,哈哈哈。

Q:我想问问伊坂老师,基本上您的每部作品都会跟音乐多多少少有一点关系,我想问伊坂老师去唱歌的时候,喜欢唱谁的歌?还有,中国的音乐家或者歌手您有喜欢的吗?谢谢。

A:我唱歌实在太差劲了,所以一般都不敢去卡拉OK。

**(吕灵芝插话问:那您平时洗澡的时候会谁哼谁的歌?

(伊坂回:哼我不告诉你。**

A:我听说过中国的歌手就是五月天,小时候还听过Jacky Chan,大概就这么多。

Q:我还是想先说一句谢谢伊坂老师,因为我觉得伊坂老师写的故事非常温柔,想到这些温柔的故事,遇到事情就会感觉充满勇气。

我觉得伊坂老师是一个金句叠出的作家,作品里常常会有那种非常奇妙的句子,就是很适合抄在小本子上的句子。比如像《重力小丑》中“小丑荡起秋千的时候就忘却了重力。”,像《家鸭与野鸭的投币式寄物柜》里“要活得快乐的秘诀,一是不要按喇叭,二是不要在意小事。”很多读者心中也都会有很多这样印象深刻的句子。我特别想知道,像这样有趣的句子是怎样出现在您脑海里的呢?

A:我在创作的时候,没有刻意要让某个人说出某句话以显得比较酷的样子,我没有这种故意的想法。只是说有时候我发现,咦?为什么读者都喜欢我这句话?然后会感到很惊喜。硬要说的话,这样的创作意图是想要这个角色在这个情景下这样子说,很自然地就表达出来了。

(读者低呼:这种更有才了!

A:我没觉得自己有才……只不过会想在创作的时候写出一些能会让读者会心一笑的句子,有时也写了一些挺搞笑的话,但是毕竟每个国家接受的方法都不一样,笑点都不一样,所以当我看到中国读者会因为这些而笑出来,就觉得很高兴。谢谢!

Q:想分享一件事情,第一个是我特别喜欢Golden Slumbers,第一次看这本书的时候就哭了,后来看电影也哭了。我会常把这部剧拿出来看,看完以后充满了勇气,所以非常感谢!第二个是看了《汽油生活》以后,我每天都会和我的车聊天(全场笑),现在觉得我和我的车关系比以前更亲密了。我刚刚看完死神系列,想问一下伊坂先生为什么会想到在千叶他出现的时候做一个都下雨的设定?你觉得会有什么时候让千叶看到太阳的时候呢?他会有机会看到太阳吗?

A:写《死神的精度》时的截稿期非常非常紧张,一开始的设定是说这个场面要下雨,结果到后面就一直都在下雨,我也觉得啊要怎么办,但后来觉得要是一直都下雨的话,这个故事没办法讲下去了,所以渐渐开始有点作弊的感觉,一点点零星小雨就可以了,或者说有点阴就可以了,已经算是满足设定了啦。

Q:伊坂老师您好,我想问您几个问题。一个是我们都知道在日本来说,动画是一个二次元国度,大家都喜欢动画,您的作品也曾经改编成为影视作品。我想知道伊坂老师对于动画怎么看?您觉得自己哪部作品更适宜动画版?有没有这方面意愿?

A:我个人的话,只对写小说有兴趣,对其他东西真是“两耳不闻窗外事”,改编电影都是别人来跟我讲,说想把这个故事改编成电影,于是我就完全交给别人去做了。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收到任何人来讲要改成动画。但是就我个人来说,也可以啊,完全没问题的。

Q:伊坂老师您好,我和我的女朋友都很喜欢您写的东西,尤其是我,您的中文版作品我都看了,有的还看了两三遍。您刚才说您是一个“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人,但在作品中我发现您对一些社会问题,比如霸凌、暴力、政治这些问题比较关心……(语塞中……)那您平时晚上几点睡觉?

A:哈哈哈哈哈哈。我一般跟孩子的作息时间同调,所以晚上一般10点就会睡觉,然后早上6点多就会起床。

(全场惊呼)

Q:没有熬夜吗?写东西之类的。

A:因为我之前在公司当白领,那时候养成的生活习惯一保留到现在。

Q:截稿期怎么办?

A:我一般不会接有截稿期的活。 即使是有截稿期,也不会熬夜创作。因为觉得熬夜写出来的东西第二天早上起来一看就会是——哇这是什么鬼啊?!

Q:老师写不出来的时候,会不会在家里听听音乐跳跳舞什么的?

A:跳舞我是不会跳啦。写不出来的时候,我一般会在家里一直听音乐一直听音乐。最容易让我产生灵感的就是一边在外面散步一边听音乐,一般这种时候便会有灵感跳出来啦。

Q:觉得伊坂老师的作品都特别治愈。能不能请老师分享一件近期特别治愈的事情?

A:嗯……我觉得没有什么东西会让我觉得治愈。顶多就是上网上看一些猫咪的照片,有点治愈,但是也不是那么的治愈。

Q:伊坂先生您好!您的书里提到很多电影,能不能推荐一些?还有,我是学系统工程的,伊坂先生以前也做过系统工程师,后来为什么转行了呢?

A:我觉得当系统程序员太忙了,而且我还经常出bug,每次出bug就觉得很烦。不过最后之所以要为了小说放弃这个工作,是因为这个工作实在是让我没有时间专注于写小说,所以才辞职了。电影的话,推荐Midnight Run。

Q:大家严肃认真的问题都问了好多,我想问一个特不正经的问题!老师在写《杀手界·疾风号》的时候,是认真地把托马斯小火车都看完了吗?角色的名字是真的全部都能说出来吗?谢谢!

A:哈哈哈哈哈哈,当时是我的小孩喜欢看这部戏,所以基本上也跟小孩一起把当时所有的都看完了。我是真的可以不用去查就可以把所有角色的名字都写出来!不过也有被人指出少写了某个角色的情况,哈哈哈。

🤘🏿

“我不是推理作家”第二场

8.21 - 古籍书店

伊坂(中文):大家好,我是伊坂幸太郎。中国的朋友,大家好。

伊坂:我来中国之前,对我要来这边完全没有实感,前天和昨天在上海书展我看到大家有序排队,吃惊的同时也非常地感动,因为大家都很温柔。我一直在想,如果遇到特别凶的人可怎么办啊?(全场笑)还有啊,上海的饭菜都好好吃哦。(笑)

Q:这几天印象最深的事是什么呢?

A:这几天所有的事,包括在座的各位,都能成为我人生中很好的回忆。

Q:伊坂老师您的作品里有写很多昆虫,比如《蚱蜢》《瓢虫》,您是什么时候和昆虫结缘的?还有,您认为这世上没有害虫这一说法是……

A:我觉得昆虫挺可怕的,但是对这类生物也感兴趣,也会观察它们,以前也养过蚂蚁。但是在家里看到蟑螂还是会拍扁。(笑)害虫的话,论好坏都是要看立场的吧。

Q:老师有没有私交比较好的朋友,其中有没有我们熟知的作家呢?

A:很羡慕(四个国内可爱的推理作家好基友)。我关系比较好的作家有合写《霹雳队长》的阿部老师,还有同样住在仙台的一些作家。想成为朋友的作家是东野圭吾老师。

Q:问一个八卦的问题,您在写作上对自己有硬性规定吗?有没有什么怪癖?

A:啊基本没有什么怪癖,写不出的时候会一直往厕所跑,虽然会显得很可疑。规定的话,我会有一点,就是每天写六页稿子,每页四百字左右的样子…… 表达方法不能告诉你。

Q:哪一位作家对您影响比较大?是否可以把他推荐给我们?

A:我个人受到影响比较大的一个是日本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大江健三郎,还有推理小说家岛田庄司,如果没有看到岛田庄司的小说的话,可能不会成为小说家。

**主持人:今天带的书都是你们最喜欢的伊坂老师的作品吗,我看到了《金色梦乡》、《摩登时代》、《余生皆假期》、《家鸭与野鸭的投币式寄物柜》、《一首朋克救地球》、《沙漠》……

翻译:如果这里面有谁拿了东野的书请收回去啊~**

Q:您好,我的大学毕业论文写的就是关于您的小说的研究,您在2007年左右的时候有一个分期,可能前段时间您的作品比较集中于关心人的内心生活,后半段的《魔王》,还有(比如)《摩登时代》,可能比较关心政治生活,但是事实上您关心社会生活,政治生活都不是那么多,自己有没有转型挑战失败的感受,您还会在今后的创作中继续挑战新的题材吗?第二个问题是您……

翻译:一下提到毕业论文我紧张了。

A:其实在《一首朋克救地球》之前基本上写的都是自己喜欢的故事,到那之后,想写的题材基本上已经写完了,后来开始创作一些作品,但是看到读者反响不是很好,人气有点下降了,有点掉粉了,又开始改变创作风格,那时候遇到了关东大地震,在那次大地震之后,我开始创作一些让大家读起来会高兴一点的小说,就会有这样的一个新的变化。

Q:在中国,很多人把伊坂老师跟村上春树相提并论,当然他们是有区别的,请问伊坂老师会进行纯文学方面的创作吗?将来的小说中会有中国的元素吗?

翻译:你的第一个问题是什么来着?

(笑)

A:在日本,所谓的纯文学指的是充满艺术性的,是非常厉害的作家才能写出来的东西,我也很希望能写出这种感觉的作品来,我希望创作的是纯文学跟娱乐性小说相融合的作品,这就我的理想。我其实连出仙台都挺害怕的,所以不敢去写充满未知的东西,有种恐惧的感觉。我更想写的是人与人的组合,就像这边四位一样,比如两个男的……或者四个男的组合这种……

Q:死神千叶他在面对目标之后要做决定,到底执行还是不执行,当初设定这个故事内容的时候是怎么考虑什么样的人应该被执行死亡,什么样的人不应该被执行的,伊坂老师是怎么看待死亡的?

A:在创作的时候,难的是第一个故事,第一个故事就死人的话有点不太好看,所以就让她活下来了,然后基本上后面……就都死了。重点就在于,已经知道大家都要死的命运之中,这个故事要怎么展开。

Q:我很喜欢《余生皆假期》这个书名。您个人最喜欢的书名是哪个?

A:这个问题问得非常好,简直不知道怎么回答。我也很喜欢《余生皆假期》这个题目,因为很喜欢汉字和平假名片假名组合在一起的感觉。再加上,バケーション这个词听起来就有点傻傻的,欢乐的感觉,很喜欢。另外一个很喜欢的题目是《重力小丑》,日文写的是重力ピエロ,也是汉字和假名拼在一起。是因为有了这个题目才会开始写这部小说的。

Q:您最喜欢的电影导演是哪一位?您如果被流放到孤岛上,只能带三本书的话,您会带哪三本书?

A:如果说要受到电影的影响,以电影来做参考的话,电影里面对话的表现方式会被拿来做一些参考,特别是在创作《PK》的时候,会反复观看足球比赛的画面,翻来覆去地看,就像画素描一样给大家写到自己的作品里面去,包括超人变身的画面也一直看一直看……至于最喜欢的导演,可能是韦斯·安德森。PS,被流放到荒岛上的话,三本书都要拿那种野外求生的书。

Q:您是否介意自己被定义为推理作家,或者被贴上一个标签,被定义在一个范围之内?

A:我很喜欢推理作品,但是总觉得好像别人都不觉得我写的是推理,总是这个小圈子也不要我,那个小圈子也不要我的感觉,好孤独好寂寞。但是怎么说呢,我也不觉得自己被贴标签会不好啦,如果能够被归类到哪一个类别里面去,就会不那么寂寞吧。

Q:您在生活中怎么样能够让生活变得更加有趣?

A:我觉得自己的生活其实也挺无聊的,我觉得大家只要开开心心相处就行了,不要对别人的兴趣不以为然,还要出口中伤他,这种相处的方式不太对,要互相尊重才能开开心心地一起生活下去。

Q:我想问一下,你平时生活中是不是一个关注点很奇怪的人,因为你的小说平常会有,比如说佐佐冈去一个家里盗窃,但是他看到一个玻璃橱就说,哎呀这个人品位真的好差。

(笑)

A:作为一个经常担心这个担心那个的人,我会经常注意一些很奇怪的事情,比如说在咖啡厅排队结账的时候,队伍里最前面的那个人点了一杯美式,然后他后面的人又点了一杯美式,第三个又点了一杯美式,我就觉得,啊,冥冥中形成了一种规则一样的东西,所以轮到我的时候我也不由自主想要遵守这个规则,说,我也要美式。这个有点类似于排着队每个人要投篮射一球都进的感觉,我觉得,啊,自己也遵守了这个规矩,然后中了。结果我身后那人点了一杯热可可,顿时我就产生了一种“啊,这个人投篮投偏了”的感觉,把规矩给破坏掉了,我就有这种奇怪的对细节的小小的想法。

Q:老师觉得“自己写得真是太棒了”的一个片段是什么?

A:最喜欢的一个片段还是在《余生皆假期》里面,之前一直把某个角色写得非常废柴,很糟糕,最后却突然出现了一个反转,变成一个“哇,超酷的!超帅的”一个人物,我觉得自己对于反转的这种写法还是很得意的。

Q:想问一下老师该怎么吸引一个也喜欢你的男生的注意?

A:成功的案例……目前还没有遇到过,但是有两个失败的案例你可以参考一下,我有一个朋友给一个女孩子推荐了一本书,结果那个女孩子就失联了,再没理他了,那本书叫《魔王》。因为《魔王》这个事情失联的,我遇到过两次,所以我给你的建议就是,千万不要推荐《魔王》。

Q:《瓢虫》近期有没有可能电影化?伊坂老师很多书会埋伏笔,有些伏笔篇幅写得很多,读者觉得这个伏笔到后面的故事里面肯定会用到,结果偏偏不是这个伏笔,想问伊坂老师写这些看起来是伏笔但不是伏笔的时候,是不是心里想,读者朋友们你们太天真啦,都被骗到啦!

A:《瓢虫》这部作品对我个人来说是有点特别的啦 ,因为我当时创作的意图就是,创作一本小说,但是它的娱乐性完全不输给漫画,不输给电影,不输给动画。就是想要有不输给电影的这种心情。我在创作的时候,并不一定要按照埋下的伏线,到最后把那个伏线再跟结尾连起来,主要的目的还是要让读者感到大吃一惊,有一个surprise的感觉,这个才是我主要的目的。

Q:想问一下伊坂老师有没有把你自己的作品在中国影视化的打算。

(一片哀嚎……不要啊)

A:在电影这方面,我希望制作出一部自己喜欢,大家也喜欢的作品。因此在日本也是一样,我会很注重去看这个导演(行不行),如果喜欢这个导演,就可以完全放心交给他。所以即使是要在中国拍电影,我也会从导演的角度去进行选择。

Q:伊坂先生一开始是读法学专业的,毕业之后他做了系统工程师,接着就选择了做作家这条路,这看似三个不关联的东西,连接着他的人生。您是不是曾经也经历过迷茫的时期,经历过怎样的思想挣扎?

A:确实有过一些烦恼,迷茫的时候。要辞掉系统工程师的工作,专心写《重力小丑》的时候,当时是跟夫人有商量过的,最后还是辞掉了。辞掉工作刚开始的那一段时间我还是非常不安的,“啊,当时为什么要辞掉这个工作啊”,因为那时候还没有什么名气,就像断了生活来源一样。但是现在想想,我之所以能够成为一名专业的小说家,多亏了当时把工作辞掉专心去写小说,所以我觉得结果还是比较好的。

分享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