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野圭吾X伊坂幸太郎:推理小说是无限的

出处:读卖新闻 译者:shawxx
 
仅转载收录作为备份,如侵权请联系删除。

 
东野:话虽突然,不过伊坂桑的作品算推理小说吗?

伊坂:经常被诟病啊(苦笑)。不过我从小就喜欢推理小说,是带着“想写推理小说”的心情开始写的。可一说“写推理小说”,别人就觉得“会有时刻表吧”(笑)。所以我也不太清楚到底什么是推理小说。

东野:大概每个读者对推理小说都有自己的定义吧,我觉得没有正确答案,自己觉得“这么写可以”就行了。推理小说本来就是个很广的文类。

伊坂:个人觉得推理小说是娱乐的总称。没有讨厌谜的人吧,发憷的人只是没吃过罢了。我觉得推理小说和料理很像啊。随着读者的增加,对口味儿的人会有,不合口味儿的人也会多起来。但是,作为厨师我不可能挨个儿辩解。从这个意义上说,怎么在“写想写的”和“取悦读者”之间找到平衡点令人烦恼。

东野:是娱乐的宿命吧。我的情况是把“如果我是读者会想读什么”放在第一位,也就是“什么样儿的题目什么样儿的主题我会想看”。即使有了好点子,也会以读者的视角揣测:“会想读这种东西吗?”小说越写路子会越窄,所以写的时候容纳各种读者的能力还剩下多少就成了决定胜负的关键。比起“写什么”,伊坂桑在“怎么写”上更是充满了身为作家的个性啊。

伊坂:我是热衷于独特性或者说文章本身,但也会有人觉得难读不合口味儿吧。

东野:可这也是伊坂桑的特点所在啊。就算我重视易读性和文章的节奏,也能感觉到伊坂桑文章独特的旋律。

伊坂:想在对话间隙的行文中也让读者感受到“阅读”的快乐。我可是煞费苦心啊,喜欢试着自己为文章建构电影儿场面,检视能不能有力地再现内容和动人的力量。

东野:别人的做法儿是模仿不来的,所以我属于凡事儿别勉强的类型。

伊坂:我想会有所拘泥也是出于对纯文学的憧憬吧。即使人物和诡计等等都要服务于读者,文章本身我还是决定按自己的心意来写。对了,东野桑想诡计想得快吗?我可以架构“到底会发生什么”这种谜,但是不擅长植入诡计。

东野:老实说,已经没点子了(笑)。总是走一步算一步,想啊想啊想破头也想不出来。苦恼到最后,早上醒来稀里糊涂就想到了。但是不管多复杂的诡计,从读者的角度看还是觉得“那个也想过了”(苦笑)。因为不管预设多少犯人候补都不行,五六个候补才总算能让人吃惊一点儿。

伊坂:不过也有“很吃惊但没意思”的反应呢(笑)。

东野:棘手的读者很难对付啊,所以首先是有没有诡计?在诡计的存在上也要植入谜。写诡计内容以前会想“这种地方有诡计吧”,于是就要想办法不让读者意识到诡计的存在。今年要出“刑警·加贺恭一郎”和“侦探伽利略”两个系列的新作,为了能在螺旋楼梯上一点儿点儿前进,也在挑战新东西。

伊坂:虽然会想着读者期待的印象,但写的过程中也会有只想写和上次不同的东西的瞬间。我喜欢给自己的小说挑刺儿(笑)。

东野:所以就像一开始说的,“推理小说是无限的。”不被固定概念束缚继续进化的话,应该会写出更能让读者享受的东西吧。

(完)

分享到:


评论